读文

【伏牛传】跨界调性法则以及我为什么看好雕爷

个体小老板堂主我在伏牛堂卖米粉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经常有人拿着一个黄太吉的煎饼来我的店里就着米粉吃。

堂主我思考了很久:这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你对答案也同样好奇,那么请花费一丢丢时间看完我下面的啰啰嗦嗦。

当然,这里面涉及一些我关于罗辑思维雕爷的胡说。本来不该说,因为以我三脚猫的功夫妄加评述的结果要么就是炒剩饭要么就是无知欠抽。但由于我手太欠,所以没忍住,还是写了出来。  

正式开始前,先说一大段看似题外话的题内话。好吧,我就是废话多。

国庆期间,伏牛堂与堂主眼中的最牛逼国产动画片《魁拔》进行了全方位的合作。

合作内容包括,线下打造了一家《魁拔》主题店、为《魁拔》的粉丝提供聚会场所,线上联合推广、双方客群进行互相导流,伏牛堂制作《魁拔》专属饮料,妄图形成吃粉看电影或者看电影吃粉的循环,hahaha……  

餐饮和电影的合作,伏牛堂之前,新辣道就曾牵手《小时代》。诸如此类的跨界,除了好玩的因素,这帮人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对此,堂主我总结了两个字:调性

综合检索了一下百度,调性这个词的意思大概等同于逼格、定位、个性、特点简单点说,就是堂主我认为,爱吃伏牛堂米粉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会去看《魁拔》的人。或者喜欢看《魁拔》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愿意来尝试一下伏牛堂米粉的人。

其实,这背后的支撑是数据

来伏牛堂吃粉的顾客中,85后占据到了将近70%的比重。无疑,这群人同时也是《魁拔》的主要消费群体。

所谓的跨界在我看来并不真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其背后不过是互联网时代商业逻辑的问题:到底是想做生意的生意,还是想做人的生意如果做的是生意的生意,那么所有的关注点都会在生意本身上,日积月累,就好像一个传统卖米粉的绝对不会想到去和电影合作。

人的生意就不一样了:不仅要去做生意,还要关注生意背后的人。伏牛堂不仅卖米粉,还关注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吃米粉,这群人除了吃米粉,他们穿什么、用什么、看什么都是我们的关注点。

从生意的角度去做生意,其实会有一点点麻烦的:过去一个人要完成自己所有的消费需求,如穿衣服、吃饭、买车、买房、买振动棒、买避孕套等,他需要和至少上百个商业品牌发生联系。而对他来说,其中最不经济的地方是,认知每一个品牌都需要费力气地去接受一番商家的广告轰炸、体验尝试以及,遭受选择选择恐惧症的百般折磨。

这里面挠心的不仅仅是顾客。又有多少商家为了找到喜欢自己产品的顾客砸锅卖铁做广告,疼得嗷嗷直叫啊!

 如果从人的生意这个角度来做生意呢?我记得前两天网上曾经有一个这样的段子:如果你用小米手机,穿凡客T恤,去3W喝咖啡,知乎果壳关注无数,36i黑马每日必读,马云的创业史了如指掌,张小龙的贪嗔痴如数家珍。喜欢Kindle胜过iPad,手机里没游戏全是GTDAPP。如果上述条件都符合,那你在北京应该每天都还在乘地铁,是一个创业屌丝。

同一个人对于不同消费需求、不同产品的选择是多元化的,但是他的调性一定是趋同的。一个喜欢看《小时代》的人很有可能会觉得TF BOYs帅得惨绝人寰天下无双,大约就是这样。

这个时候,堂主我脑子里的想法就蹦出来了,要是有一家企业能够经营人的调性,那该多牛X。这家企业一手托着某群有特定调性、有特定需求的人,另外一手托着若干个符合这群人调性的品牌,做一个调性掮客,该多棒!

过去,一个人要看好几百个广告才能够明白自己从头到脚到底分别要选择怎样的商品,现在有一个人突然蹦出来,就像你的老妈一样,熟悉你的所有选择和偏好,并给你提供相应的产品,你则省去了所有的选择与犹豫、进坑与上当的时间,世界上也少了很多很多的无用广告,实在是太美妙!后来,总结出调性理论的我却很快释然:罗胖用自己的调性担保,保证了大家买的书都是自己会想要的书,太棒了!

四、我为什么看好雕爷顺便求雕爷收个徒

 

 

这就不得不说回雕爷。

从阿芙精油到雕爷牛腩到下午茶到薛蟠烤串到美甲,很多人说雕爷牛逼大了,不停跨界搞这么多事情。

可是,在我看来,雕爷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擅长的领域,他真正擅长的东西就是卖调性(胡乱一说,雕爷要是看到别打我><)。

用阿芙精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会选择吃雕爷牛腩、薛蟠烤串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首先使用他的美甲服务的人。我不知道雕爷有没有统计过这几个品牌之间客群的重合度,但是根据我的胡说,我认为这几者之间重合度相当高。

所以我看好雕爷。

我认为他看明白了。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品牌逻辑是个人走在品牌前面,那么一个极大的可能就是品牌创始人的调性决定了一个品牌的调性以及随之吸引来的人的调性。

以雕爷牛腩的调性而论,真正会长期吃雕爷牛腩的人我认为真的不会很多,即使是雕爷的王彩玲理论也改变不了这一点。如果脑子发热,在北京开十家八家雕爷牛腩,那么我认为必死无疑。

有意思的是,雕爷恰恰没有选择点状挖掘,在牛腩这条路上去过度消费其潜力:他开了五家雕爷牛腩就不开了。雕爷接着用网状挖掘的方式找了同一批用户的其它需求:有逼格的烤串、有逼格的下午茶、有逼格的美甲。

这样,事情变得有意思了。我们假设北京符合雕爷调性的客户群只有10万,相比起北京3000万的人口体量,应当说是相当小众了。

可是这每一个小众,究竟会有多少项消费需求呢?我假设这个数字是300项吧。雕爷现在满足了这帮人吃串、吃牛腩、喝下午茶、美甲的四项需求,还剩下296项,也就是说雕爷如果能够把一个人当做300人来消费,那么在这群人身上其实还有等同于3000万人的消费潜力可以挖掘。何况,这群人还并不是价格敏感型的消费群体。哇擦,碉堡了!

对于这群人而言,也省事了,以前要保证自己的每一项消费选择都符合自己的调性,多困难多麻烦呀,现在认准雕爷这只鹰就准没错了,只要是雕爷开的店就进,不就完事了。

求收徒

顺道,我看到雕爷最近在收徒,同时悲催地发现过了截止时间。

我对雕爷还是很敬佩的,毕竟当年雕爷的一本书直接对伏牛堂进行了商业启蒙。

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万一雕爷能够读到且读完了,觉得我骨骼清奇潜力无限呢?

哇哈哈哈!

五、尾声:人人都是正能量,别骂

这就是做人的生意的强大。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愿意就着牛肉粉的汤水吃煎饼。

最后,我声明一下,堂主我真的没有收雕爷一分钱。而且我说的,在他看来,极有可能是扯淡。我真的只是手欠了想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