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张天一:瞧,雕爷、黄太吉、伏牛堂这帮赘阉遗丑!

                                                                     “操赘阉遗丑,本无懿德,犭票狡锋协,好乱乐祸。

                                                                                                                                             --陈琳 《讨贼檄文》

最近伏牛堂受到了很多关注,题目纷繁。堂主我看了一下,大约有:扒一扒黄太吉雕爷伏牛堂西少爷等餐饮的底裤 别再扯淡了!”扒一扒黄太吉雕爷张天一的底裤,真能一夜暴富吗?,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从扒伏牛堂的底裤进而到扒张天一的底裤,兄弟们的兴趣由伏牛堂的下三路进而到张某个人的下三路,堂主我底裤下面到底是个什么鸟,要是不主动掏出来晒一晒,恐怕不能服众意了。

说到,历史上还有个人因为鸟事惹了不少麻烦:曹操。

每当有人记恨曹孟德,便会送他一记赘阉遗丑的帽子:曹操,你爷爷可是宦官啊,你小子是宦官的孙子啊!从背后骂到写信骂到击鼓骂再到心里骂,阿瞒先生活了一辈子,其下三路从来没有脱离过众人怀疑的目光。

曹操先生的心态不错,众口铄金挡不过他对自己裆中大鸟的自信,骂声之中干掉了一个又一个骂他的老对手们,用一个新时代干掉了一个旧时代,最后优哉游哉地给自己封了个魏王

,同,意思是:尔等扒了我一辈子内裤,看明白了吗,我tm是大鸟王啊。

话说回来,伏牛堂到底是什么鸟,对今天很多扒裤党而言,也压根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管什么样的事实,都必须提取出这丫鸟小的结论。例如,你小子说10万块钱就能在北京国贸开家店?这必须是扯淡,所以你必须是一个巧言令色的富二代,欺世盗名!

至于这个店在某个写字楼地下的拐角,租金不过几千,首笔租金押二付三不过两万出头,转让接手简单装修除了转让费没有太多其它费用等等一系列事实,就没有必要去关注了。

这大概就是得了鲁迅先生的精髓:费厄泼赖的不要,落水狗的必须打死。

扒雕爷黄太吉伏牛堂西少爷底裤的这类文章大多阅读量不低,大概该主题合乎了人咬狗的新闻逻辑。至于这种手法,也不算新颖。

树靶子找典型打倒典型的逻辑早就在我们国家存在了几千年。对今日而言,互联网思维就是靶子,雕爷黄太吉伏牛堂西少爷就是互联网思维这一反动路线的总头子,所以打倒伏牛堂们就约等于打倒了互联网思维这一反动思潮。

类似的二维划分法,比较有代表性的还是东汉末年的党锢之祸袁绍诛杀宦官

以有没有生殖器为依据,皇帝身边的人被划分成了士人宦官两派。队站好了,互相的打击就开始了。先是没鸡鸡的把有鸡鸡的几乎杀了个光光,后来又反转成有鸡鸡的把没鸡鸡的杀了个底朝天。

去年,大约还是互联网思维没互联网思维的杀的人仰马翻,今年变成反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开始了大张伐挞。

这里面让堂主我颇为不解之处在于,做生意,好好地在商言商不就好?

雕爷、黄太吉被骂了一两年了,好像有多天怒人怨、为祸不浅,可是至今他们都还活的好好的,有人买,也有人吃,有人给了黄太吉12亿元的估值,这就是商业上的站得住脚与牛逼啊。

至于找一个下午非忙时段去上述餐厅,发现寥寥数人,于是得意洋洋地宣称这帮邪魔外道行将就木,其中乐趣,堂主我也不太懂。

所以,鸟大鸟小,我媳妇说了算。米粉行不行,顾客说了算。

至于那帮扒底裤的兄弟们,省省吧,诸位激扬文字之时,这帮互联网思维反动派们可是又开了不少新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