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王美丽、张甜菜:不用美甲、按摩O2O的二三缘由

场景一

王美丽年方24。双鱼座,单身,老家河南驻马店。大学就读于北京某985高校,去年毕业,在国贸某500强外企工作,月薪10K+,目前和大学闺蜜张甜菜合租一处两居室房。

今天是周末,张甜菜出去了,王美丽宅在家里。无聊之下,她想到了现在很火的按摩上门O2O。于是张美丽下载了APP,打开页面,一看里面满满的全是帅哥,立马陷入了花痴状态。

点这个,点那个,选来选去,王美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满足感。但选着选着,王美丽心里便犯了嘀咕,自己一个人在家,要怎样才能保证这些按摩师的身份是真实的呢?就算是真实的,毕竟是找一个陌生人来家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脑补了一下女大学生打黑车惨遭XX之类的新闻,王美丽不寒而栗,于是果断打消了找人上门服务的想法。

场景二

张甜菜很犹豫。昨天公司的老板给全体员工叫了一次O2O的上门按摩服务作为福利,按摩的小鲜肉腼腆青涩,手法纯属,她觉得挺爽,也觉得挺方便。今天她又想自己去约按摩,但觉得在上班期间老是这样干可能老板看了不是太高兴,于是就此作罢。

张甜菜想,上班做按摩终究不合适。还是下班了和王美丽一起去做按摩吧,顺道还能够吃个饭,晚上也有事情干了。

场景三

李麻花是一个美甲师,北漂三年,过去一直在一家美甲店工作,老板和自己按照服务客人的收入进行分成。但她总是不很甘心:为什么自己挣的钱要被老板拿走相当一部分?想要自己单干吧,又没有开店的资金实力。

直到有一天,和李麻花一起工作的田小米跳槽了。田小米选择成为一名自由执业的美甲师,她现在依托一家上门美甲O2O的平台接单。一听之下,李麻花也很心动。但她心里面还总是有一些犹豫:不知道这样的上门服务是否安全,自己一个女孩子要去陌生人家里上班,也挺没安全感,心里面总是毛毛的。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在美甲店里面干吧,至少不用每天跑来跑去,也图个安稳,等有一天攒够钱了再出来创业。

场景四

郭大饼是个按摩技师。最近他同时收到了好几家上门按摩O2O公司的邀请,并且对他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优惠条件。被这么多家公司争抢,大饼多少有点受宠若惊。他听说,这些公司之所以这么有钱,是因为今年房地产不挣钱了,那些老板的钱就拿去给啥子VC到处做投资。这些公司就是被VC投的。

每次想到这里,大饼心中的那一点惴惴不安就会消除:这都是俺们应该拿的,这才是劫富济贫!

总结语

王美丽、张甜菜、李麻花、郭大饼们的故事都是虚构的,如有雷同,实在太雷。但他们可能遭遇的不同消费场景的顾虑却是实打实的。对于这种上门O2O服务,堂主我觉得最大的命门就是人身、财产安全问题啊。陌生人之间的面对面交易,最缺乏的是信任。就像当年的陌生人线上商品交易,最怕的是买到假货。如果不是淘宝搞出来一个可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那么电商不可能发展到目前这个水平。

美甲O2O、按摩O2O这些上门的人身类服务将来最大的问题既不会是获取线上流量,也不会是卡位占领线下资源,而是平台本身的信用背书能力问题。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对这些服务而言,除开家庭场景,其它的场景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不能解决这个个问题,只要出一例上门服务致使人身安全受威胁的例子,那么整个行业都会垮掉。

搞线上的人来搞线下,有点像从城市进攻农村,很难接地气,也很难脚踏实地去把土地上的工作做好。另外一种可能的路径,我认为相对靠谱的是从线下打到线上,所谓的农村包围城市,由线下的巨无霸实体来干这些事情更稳妥,比如说由扬州修脚连锁店来做上门修脚O2O会更合适。

当然,就像故事里说的,我认为这些O2O模式最好的地方就在于,种种烧钱大战的最终结果,实际上是实现了支付转移,快递员哥哥、美甲师、按摩师这些广大劳动人民最终得到了实惠,大家乐呵呵地等着有后台、有背景的创业公司们来发红包,不亦乐乎。

美丽、甜菜、麻花、大饼们,不用上门O2O的理由大概就是这样:不想因为方便,牺牲了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