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团队拆伙、梁山、政委与伏牛堂

整本《水浒传》的高峰,是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108位梁山好汉排定了座次,分完了蛋糕大家排排坐,分完了果果,从过去的一帮草寇阿飞正式转变成一个相对正规的组织体。

一个黑社会搞得这么大张旗鼓,就是这么有钱,就是这么任性,但想必就是会有一点问题。

问题之一,兄弟们吃到的辣条不一样了,有人吃的长,有人吃的短,大家开始了中国合伙人式的冲突。过去号称喝酒吃肉好不快活的梁山兄弟,现在一下分成了“36天罡、72地煞。怎么,还拿天上的这套封建迷信来唬人呢?是个人就不信这一套,于是地位上的差别造成了拉山头的隐患。

关键的是,排名还不一定与能力相关呀。干得再努力,不如有干爹的不努力。再拼命,就是说你好吃懒做或者你活该是地煞,那有什么办法。

例如黑小胖李逵,打架还不如长得GayGay的燕青,甚至连排名第98的酱油型好汉没面目焦挺都打不过。但就是因为敢替宋江下黑手,排在了20来位。

再比如梁山反动特务头子戴宗,除了跑起来和刘翔一样快,本事不一定比真正的淘粪工、排名倒数第二的时迁高明,就因为是宋江的基友且在政府里面干过,获得了不错的排名。

蛋糕做得再大,一刀下去切不好,不打架分家有鬼。不是不分,时候未到。

时候很快就到了。这么大动静的折腾,以为政府看不到吗?过去的梁山,至多算一个有影响力的黑社会,但排位后,便基本等同于有规模、有理念的反政府组织了。

山口组变成ISIS,发展到这个地步,梁山也就到了它最危险的时候----市场环境居然也在最好的时候瞬间变成了最坏,过去替天行道叫神圣光环,现在可是一个明晃晃的大靶子。政府可以忍受一个黑社会,但绝对是无法容忍一个类似小政权一样的割据势力存在。

《水浒传》 在诸位好汉排定座次之后的十回,基本上也就是在念叨宋江招安这档子事。因为宋江宋黑胖一夜之间发现,咦,过去这个替天行道思维可是很热门的呀,但现在掺杂进了这么许多事儿,怎么听怎么不太好听。

于是宋江想,不如换个招牌吧----招安!我们不要替天行道思维了,我们要招安思维!有政府这样的大机构给我们做VC,给我们做背书,想必是吊吊的。去他娘的市场,政府这样的非市场就是最大的市场,即使梁山不行不行的,由政府给我融ABCDEFG,怕啥嘛。

所以,与其说宋江嚷嚷招安是心怀忠义,毋宁说是他认清了形势,知道梁山这么块巴掌大的地方蹦跶蹦跶可以,但绝对不太可能借此夺取全国政权。于是乎,才有了招安之说。

而抛弃了替天行道这份初心,一心一意想招安的梁山泊,恐怕离死也就不远了。那些今天热捧你的,正是明天会毫不犹豫抛弃你的。

好汉排座次这个事件在梁山创业团队发展史上,可以看成是梁山泊由过去的人治时代迈向公司化专业管理的一个关键里程碑,在这其中,梁山创始人团队做出的一个关键转变是:为了做大做强,改变团队最初的愿景,试图以此来调节内部利益分配不均的潜在矛盾。

当宋黑胖这样的创始人屈从于现实,背弃理想的时候,就是一个自我神话和远离团队的过程----宋江不在山上和兄弟们抠脚丫子吹牛逼了,而是跑到东京去和李师师喝花酒了。

招了安下了山的宋江,就好像离开了盖亚母亲的安泰俄斯,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征方腊,再无之前的意气风发,而是屡战屡败,聚义堂拆了伙,108将最后死的死、伤的伤。最后活下来34位好汉,以各种借口辞官而去的又有21位。

每次读书到这里,堂主我都异常憋屈,宋江的主角光环怎么在一瞬间就消失了呢?怎么就能干出毒死傻李逵这样的事情呢?

但我还是很喜欢早期那个单纯的梁山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