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做病毒式营销?好营销就是没营销

有很多兄弟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伏牛堂是怎么做病毒式营销的?教教我呗。病毒式营销这个词儿总给我一种莫名的喜感:病毒让我想到电线杆子上无处不在的治梅毒广告,而营销则让我的脑洞里面浮现出一群关在小黑屋里高喊我要出名、我要成功的深井冰。

所以每当我遇到这个问题时,都只好把手摊开,告诉来人,打个哈哈:哈,哇哈,哇哈哈,我也不知道诶,稀里糊涂就这样了。

堂主我知道这样的回答比较欠揍,但事实也是如此,伏牛堂从未花过一毛钱所谓的营销费用,也没有传说中专业的营销团队,这个世界上很多简单的事情一旦被想象复杂了,那就真的复杂了。据说当年英国人戈登去见曾国藩,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英武的儒将,结果没想到见到的曾国藩只是一个目光呆滞、举止优柔寡断的湖南乡下老头。这就是想象与事实之间的差距。

为了避免被人看成目光呆滞、举止优柔寡断的湖南米粉店小老板,堂主我还是认真地聊一聊我对营销的理解吧。我们不妨从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概念上来讲,那就是公关

公关这个词很有意思,词面意思基本上就反映出了词的意思:就是公开,意味着企业需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去,包括病毒式营销啦、软文啦、广告啦等等;则是关闭,意味着企业要把自己不想说的捂起来,包括删帖啦、撤稿子啦等等危机处理手段。

无论是营销还是捂盖子,在过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卡住传播的渠道。所以公关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和媒体搞好关系,有事办一个发布会邀请媒体朋友啦,出了问题消除负面影响找媒体朋友帮忙撤新闻啦,主要的费用也花在了维护这些渠道上。

这是过去做营销的不二法则。

伏牛堂最早的被人关注,是因为我写了一篇文章,当然这个体裁现在已经烂大街、人人喊打了,那就是《我为什么硕士毕业了卖米粉》。于是很多兄弟跑来问我,为了策划这篇文章花了多少钱啦,是怎么把文章弄到许多大媒体上去的啦。

其实这类问题就是我们过去对渠道为王的公关营销思路的理解。每到这事,堂主我就会一脸无辜地看着来人,告诉他,这篇文章是我半夜发米粉发到心中万千感慨,一气呵成写下来的。完事儿就扔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上没管了。那时候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的粉丝只有几百个。然后这个事情就传播出来了。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比起媒体渠道,更重要的是内容啊。这个时代号称自媒体时代,事件的传播渠道有无数条,远远不只传统媒体那么几条路子。与其花费大量金钱去攻占渠道,不如专心来做好你要传播的内容,让它产生自传播力,就这么简单。

这背后的理由大概有这么几点:

1、现在的自媒体、媒体太多了,这个时代缺的不是渠道,缺的是好的内容,好的内容会被各种好的渠道趋之若鹜的传播;

2、渠道是你攻占不完的,你永远也无法预判你的内容最合适的渠道是哪一条,一个会在微博转火的事情不一定会在微信转火,一条报纸上阅读量不错的新闻不一定在自媒体平台上火爆。

关于做内容,很多兄弟向我求教软文的写法。在我看来,再软的文章,被人多次类型化操作,早就变得硬邦邦了,永远甭拿读者当傻逼。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为什么XX了卖XX》这个类型的文章,这标题一看早就比硬广还硬广了,都不用点开就知道里面的情节是某位仁兄面对北京灯红酒绿产生了极大的人生困惑,于是虎躯一震,以自由之名,毅然决然决定选择一种生活方式,艹,辞职,去卖XXXX。我曾戏称我为什么……”开头的文章基本上已经成为了阅读量毒药,反正我看到这个类型开头的文章是绕道走的,还不如写篇他妈的,被伏牛堂之流忽悠了,千万别为了卖XX去辞掉XX”

所以,内容要出新,在我看来永远离不开一个字,只有是你自己真正的想法,才没有可能和别人的雷同,才有可能打动人。在这样一个微信水文刷屏的时代,你能想到的传播伎俩早就被人用尽了,唯一缺的,就是一点真诚。不如把这个事情整明白,再做内容,不以写软文为目的,你的文章自然就软了。大概就是道德经里面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三昧真意吧。

好的营销、好的软文在我看来,那就是没有营销,没有软文。文案、策划案不过是一只笔,勾画的是某一个事情、某一个人活生生的形象,而不是某种让人厌烦的类型化表达。就像清代黄遵宪在诗里写的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与各位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