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嘿,一家空想社会主义的米粉店

                                                                                       管理是一支道德力量

                                                                                                                         彼得.德鲁克
从古到今,有一些奇怪的人或者组织,总是试图把社会主义融入到企业管理。

第一个例子是新纳拉克工厂。新纳拉克工厂是英国人罗伯特.欧文曾管理的一家工厂。当时是1791年,年仅20岁的欧文成为了英国新纳拉克工厂的管理负责人。当时正是英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资本主义蓬勃发展,而工人们却生活在悲惨之中。

来到新纳拉克工厂的欧文,眼里面看到的是穷苦、麻木的劳动者,酗酒、斗殴、强奸等犯罪在压抑的工人群体中层出不穷。

深受启蒙思想影响的欧文小伙看不惯眼前的这一切现实。他认为工人不是工具,工厂管理方肯花那么大力气去维护、保养机器,却不肯在远比机器构造精妙的身上下心思,是丝毫说不通的。他整整观察了工厂两个月的时间,采取了一系列的人本管理措施:缩短工时、进行厂区绿化、鼓励工人学习、娱乐和受教育、整修工人宿舍、建立工人消费合作社……

结果是,欧文这些看上去并不能直接带来经济效益、影响短期利润收入的行为,让新纳拉克工厂迅速成为一个管理有序的组织体,并创造了巨大经济效益。事后,欧文将他在新纳拉克的实验写成《关于新纳拉克工厂的报告》,引起了巨大轰动。人们才意识到,在异化的工业社会,原来还有这样的一种管理方式能够兼顾工人和资本家的双方利益。欧文本人,则成为人本管理模式的先驱。

当然,欧文不仅仅满足于新纳拉克的成功。后来,他更进一步,直接跑到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了一千多亩土地,办了新和谐公社。他试图打造一个中国人几千年来无比向往的社会:大同社会。在新和谐公社里,生产资料共有,大家权利平等,管理十分民主。当然事情的结果比较遗憾:他的实验最终失败了。

因为欧文的失败,所以他被略带戏谑地称为空想社会主义者,但是在我看来,他无疑是19世纪全人类最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之一。

而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在后来被证明并不是一种空想,实际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比如,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以色列的基布兹。基布兹是希伯来语聚集的意思(来源:百度百科)。它很像中国的集体经济组织,不一样的是,基布兹并非空有其表。居住在基布兹里的人没有私有财产,工作有没有工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都是免费的,大家以协作为基础工作、劳动。

基布兹有多厉害呢?以色列现在有两百多个基布兹,工业产值约80亿美元,占全国的9%,农业产值17亿美元,占全国的40%。这也就是说,一个不以盈利和压榨剩余价值为第一目的乌托邦社区,居然是在不断创造商业价值的。

欧文和基布兹,都不把人当做盈利的工具,也反对人的工业化异化,却取得了商业与管理上的成功。使用工具,意味着只要工具不坏,就可以用。那么只需要保持员工的生存需求,发发工资就好。而使用一个,则意味着除了生存、吃喝拉撒,他还需要尊重、认同、被爱、自我发展。

伏牛堂有超过一半的员工都是大学生,这一度让我异常惶恐。没有哪个餐馆能够长期使用大学生当服务员的。当时,我心里最大的一个疑问就是:他们会干得长和足够踏实吗?

果然,问题出现了。有一位大学毕业生来到伏牛堂,呆了一天就走了。期间,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不是我想要的伏牛堂。它为了快速发展而快速的专业化,却丢掉了最宝贵的东西。

那时我正为了伏牛堂的发展东奔西跑,已经很少去门店。这样的一件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因为,良好的团队氛围一直是我引以为自豪的东西。

很快我意识到,这些大学生之所以愿意来伏牛堂,显然不是因为我要招一个服务员,就冲着这份工资来的呀。在他们看来,伏牛堂是一个足够fancy、有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团队,能够满足他们自我发展、自我认同、获得尊重需求的地方,这才抱着满腔热血加入了。我不能给他们提供这些除了生存以外的需求,他们当然就会走掉。

我开始想,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伏牛堂,能够自己满意,能够让团队在几百人、几千人的时候还被人认为是一个有梦想、充满激情的人文组织,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有着强大运转规律的公司。最后,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伏牛堂的第一属性绝不能是一家餐厅,我也绝对不能妄图短时间打造一家超级巨无霸连锁,如果是这样,这件事情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想来想去,我想到了欧文做的试验,想到了以色列的基布兹,我反应过来,伏牛堂的首先应该是一个青年NGO:北漂年轻人被聚集起来,大家一起读书、打球、聚会、讨论,顺道卖个米粉。只不过米粉是我的盈利手段,支撑这个组织的发展。在伏牛堂里,不需要标签式的服务员、雇主、店家、顾客,去除掉所有的标签后,只有一个东西在伏牛堂存在:

顾客是人。除了当顾客这个标签和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作为90后的他也需要交朋友、也需要发愁周末怎么过。顺着这个思路,我组织了伏牛堂自己的社群霸蛮社,这是一个我的主要客群:湖南年轻人的青年空间,我们定期组织活动,干所有年轻人会干得事情。

接着我想,我的顾客被组织起来了,可我的这些同事们,除了服务员这样的标签,他们也是年轻人啊。那为什么需要一个个壳一样的标签把阻隔开呢?于是,伏牛堂做的每一场霸蛮社的活动,都开放一半名额给我内部的同事,愿意参加的随时请假,大家和顾客一起玩。这个制度,我称之为量子纠缠计划。我希望有一天,当顾客来到伏牛堂消费的时候,理由不是他们家有个服务员服务特别好,而是我有一个朋友在伏牛堂工作,今天我要去看看他,顺便吃碗粉。

我也相信引导永远比冷冰冰的制度更好。伏牛堂发行了自己的内部货币牛币,每天我们会发布一些任务,大家可以通过任务挣牛币,牛币则可以用来换伏牛堂的米粉吃、换假期、换一顿宵夜、换小冰箱里的各种零食。

过去,在一家传统餐馆,培训人微笑服务这事儿就挺难。但在伏牛堂的处理方式是,我们发布了一个长期任务:只要和一个顾客做朋友,邀请他加入我们的内部社群霸蛮社,成功后便奖励牛币。以至现在,我的同事们见到顾客就眼睛发绿。

我想让我的同事住的像住青旅一样,每天大家高高兴兴热热闹闹;

我不想我的员工餐变为廉价的猪食,于是大家轮着做饭吃,把每天的员工餐都变成一次欢快的聚餐;

伏牛堂的店长叫分舵主,店长助理叫分舵护法,每次晋升我们会给大家授予各式勋章,为了让大家有荣誉感;

我也尽量去自己面试每一个来伏牛堂应聘的人,而每一个面试的人来的时候,我会加他们的朋友圈,我觉得我们只有先当朋友,才能更好地谈工作;

最近我们成立了伏牛堂校友会,为那些在伏牛堂工作过,后来因为自己有新人生选择的兄弟们提供交流的平台;

伏牛堂的年会,我也不打算把它办成一个内部会议,大家都是年轻人,那么需要的就是一个大party,所以我会邀请所有关注我们的人来参加伏牛堂的年会。

……

这半年,我一直在探索未来伏牛堂的发展方向,我始终认为是第一要素。当初因为自己不喜欢成为地铁里面的一个小黑点、系统里面的一个工号,不喜欢标签化、异化,所以选择了创业。那么我就没有理由自己创立一个传统意义的大公司,把别人也异化。

我也不是很喜欢那种打着以人为本的招牌,但实际上让员工自贱的理念。顾客不是上帝,就是平等的而已,有能够成为朋友的,自然也有不能成为朋友的,没必要去放下自己的尊严,去求一个好评。我有一个朋友去过日本寿司之神的店,他告诉我吃完寿司的第一反应是压抑,因为小野二郎像一尊神一样站在他面前。我想,什么时候中国能够出现这样的餐厅,所谓的职者精神尊重职者精神才算是真正的在中国存在。

最终,我把伏牛堂的企业愿景定成了做一家受人尊重的餐饮企业。你是个,才会受人尊重。

上面的这些东西,在一个互联网公司很容易做到,但是在一个餐饮企业,特别是把理念不仅贯彻到总部办公室,还要贯彻到每一个门店,挺不容易的。

当初,负责我们运营的一位很有餐饮经验的同事非常担心这套思路。但年底的一件事情,改变了她的看法。餐馆春节留人,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可是今年伏牛堂在协商这件事情的时候,却很轻松地确定了春节留下来的人选:大家都主动愿意留下来。这件事让我的这个同事很受触动,她的原话是:我终于理解了你反复念叨的人是万物的尺度这句话的意义。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生活场景,没有之一,就是中国人碎碎念了几千年的大同: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伏牛堂小半年前就完成了融资,我们却有将近半年没有开新店,直到今年年底才预备扩张。因为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伏牛堂。

现在看起来,我已经有了一点头绪:或许,我需要做的,就是一场空想社会主义式的试验。也有人问我,你讲的这套人是万物的尺度,和互联网思维,和商业发展,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对此,我的回答是,不妨看看孟子上面那段话的最后一句: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