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伏牛传】土鳖男人最好命

一个即将毕业的北大师弟问我,他觉得工作太累了,所以想去创业,因为他觉得创业比较拉风。

有一个即将毕业的北大师妹问我,她也想像我一样,去开一家贵州羊肉米粉店,但是不知道怎样把一件如此土逼的事情抱上互联网的大腿,给描绘得高大上。

还有一个奇葩问我,会不会因为卖粉一身牛肉味在公共场合被人嫌弃。

还有若干没有写出来的问题,它们的中心思想总结起来就是:大学毕业生究竟要不要创业,以及如果决定创业选择类似卖米粉这样土逼的行业(虽然,似乎可以通过卖安利的方式把它给吹成互联网下的金蛋),合适吗?

当然,我的答案是合适,太特么合适了。

创业一定要趁早,行业越土逼越好。

给出这样的答案,一大半是因为我作为湖南人民的土性使然。我大湖南历史上曾经有两个玩泥巴的杰出代表,一个是前清一等毅勇侯曾国藩,另外一个是本朝太祖,两个人都是好好的读书人,结果都去农村玩泥巴,带着一帮土的掉渣的农民乡亲两次改变了天朝命运。

曾侯爵没有出过国,反而率先搞了洋务运动。太祖则更牛逼,土共主要领导人他算为数不多没有留洋经历的一个,偏偏就领导了一帮海归高富帅,还硬生生念歪了洋和尚们传回来的经。

所以结论是,永远不要小觑任何一个走上了玩泥巴路线的湖南人。

当然,如果不是湖南人,还有没有玩泥巴的机会?在我看来,一坨泥巴玩不玩,关键在于弄清楚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有没有差异化竞争优势。

很多人说XX创业领域火,XX领域高大上、前沿,就冲了上去。没错,市场和空间可能确实很大,但问题是凭什么是你做这件事情。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悲剧就是误判自己,干那种和霍金比智商,和泰森比肌肉的傻事。

所谓差异化竞争优势,原理和孙膑赛马差不多,就是永远不要和别人在一个规则轨道内竞争。

很多人替我操心,为我接受了六年法律教育而没有立志成为中国顶尖的律师而捶胸顿足。可是如果我们理性的看一下数字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不太可能通过立志的方式出现一个顶尖的律师张天一

2014年全国有699万毕业生,法科毕业生有10万,北京有2万法科毕业生,同期北京新增的法律工作就业岗位不过才3000个。这意味着去年北京有17000法律毕业生要么找不到工作要么转行,剩下的3000人则经过了剧烈的拼杀后才发现找到的工作远远无法应付自己付出的竞争成本。

相反,在米粉界,你会发现我的思维方式、受教育程度、职业兴趣驱动力上可能要高出很多业界同行,在米粉界出现一个以求道之心做一碗自己喜欢吃的米粉的米粉之王张天一会更靠谱。

所以啊,差异化优势可以作为一套最根本的人生逻辑啊:别人在干的事情你都不屑于去干,就对了。这套逻辑里面还包含了一个子命题,那就是会把差异化劣势变为差异化优势。

例如,很多人会说大学一毕业就创业没有任何胜算,要不要工作几年再创业呀。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很好回答的。其一,创业从本质上来看是一个大概率失败事件。其二,更多的工作经验也不会改变创业是个大概率失败事件的本质。

譬如,通过5年努力工作积累了很多行业资源,终于把创业的失败率从刚毕业时的99%降低到了现在的90%,你觉得这个概率的改善有意义吗?还不如一出学校就创业,降低将来可能出现的机会成本。

更主要的是,不要把年龄和没经验看成劣势,要把它转化为差异化竞争优势啊!对一个正在走入新常态、老龄化、急需转型和升级的中国而言,什么东西会释放出最大的红利?那就是年龄红利啊,年轻就是牛逼啊,从资本、到舆论到社会到市场,都会偏好高风险和不确定,什么东西高风险?创业啊!什么东西不确定?嘴上无毛的90后大学毕业生啊!什么既高风险又不确定?90后大学毕业生创业者啊!

还是会有小师弟妹担心地问我,这个红利会不会是一阵风啊,实质上也改变不了90后在商业上不靠谱的事实啊?

在我看来,纯属多余担心呀。今天的90后创业者,面对一个市场的坑都被占满的时代,做存量市场的基本都死掉了(譬如你一定要去做电商和马云掰手腕),活下来的都是做增量市场,也就是说,这些创业项目根本就没有既有经验可循,那么年龄就不是劣势,是突破常规的优势啊!

譬如,几百年来这么卖湖南常德米粉的,只有伏牛堂一家啊,都是别人学我们,你让我们学谁去?

所以,办啥事,先确定自己有没有差异化竞争优势,以及有没有把自己身上的劣势转化为差异化竞争优势的可能。

至于判断创业项目的第二点,那就是市场空间够不够大了。

毕竟创业创的是商业不是比谁高大上嘛,要是卖米粉能卖出个千亿级的企业,你还敢咬我呀。

描绘市场可是一个技术活,很多人会直觉地觉得一个卖米粉的会有什么前途。如果你这么想,那只能说你的描述能力还不够呀。

譬如,我们来看看谷歌是怎么吹牛的。谷歌是什么公司?搜索引擎公司?太土了!这就像说自己是互联网界的湖南米粉一样土好嘛!它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多元科技公司:它告诉投资者和市场,除了搜索引擎,它还做手机、可穿戴设备、无人汽车等。实际上谷歌95%的收益来自于搜索业务,它本质上就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

之所以谷歌把自己定位为多元科技公司,因为全球科技类消费品的市场规模达到了9640亿美元,而搜索引擎市场的规模只有170亿美元啊妈蛋

 


 

作为一个资深的爱国者,我们当然要洋为中用啊,坚决学习谷歌吹牛的路数。

于是,对于很多人问的说湖南米粉这样一个小品类的市场空间在哪里之类的毫无想象力的问题,我会沉吟三秒,缓缓地问对方:你觉得肯德基在一开始是什么?

在对方陷入沉思之后,我会告诉他:肯德基在最开始是美国肯塔基州的一个地方特色小吃。

接着我会高深的一笑,再问:你觉得伏牛堂是什么?不带对方开口,我会告诉他:对!伏牛堂卖的也是中国湖南省的一个地方特色小吃!!!!!(发现厉害之处了没有?!走两步!走两步我看看!)

当然,很多想象力极度匮乏的人依然会固执地认为餐饮行业的生意比互联网行业的生意土多了,此时我会给他看一份非常装逼的表单:

 


 

这是美国2014年的interbrand(不要问我是什么意思,我管度娘要的)排行榜。在这份榜单里面,列出了全美品牌价值前十的企业,他们的市值大多接近或者超过千亿美元。而且大概看一下我们会发现,只涉及三个行业:科技(APPLE)、制造(Toyota)、餐饮和食品(McDonald`s)。

所以这份榜单告诉我们的是:餐饮和制造业、互联网行业一样牛逼啊!互联网才不是我大餐饮界的干爹啊,抱你妹的大腿啊,互联网思维你妹啊!

当然,上面是我的内心戏,表面上,我依然会十二分沉稳地说:

如果我们认同中国会复制美国走过的路。那么今天当我们同样在中国列出一份同样地榜单,会发现中国排名前十的企业里面,有千亿级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有千亿级的制造业企业(各种央企),唯独没有餐饮企业。

你知道这套逻辑管用在哪里吗?对于有的人而言,美国真的就是人类文明进化的终极方向啊。现在我的告诉他们,美国都这样了,中国难道不也会一样吗?你看好伏牛堂这只中国肯得鸡吗(哦 错了,不好意思是肯德基)

啊,现在频道进入了美国西部时间,一切逻辑都通顺了啊:我会说,今天中国餐饮行业的产值是2.8万亿,中式连锁快餐老大真功夫的年营业额不会超过30个亿。这个市场的空白依然是十分巨大的。

综上,接下来十年内中国一定会产生一家产值在千亿级规模的中餐连锁企业。一则,是因为中国的消费发展会由投资驱动转为消费驱动。而消费不就是衣食住行嘛,餐饮是消费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增长点,未来十年一定会获得迅猛增长。

综上,接下来十年内中国一定会产生一家产值在千亿级规模的中餐连锁企业。一则,是因为中国的消费发展会由投资驱动转为消费驱动。而消费不就是衣食住行嘛,餐饮是消费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增长点,未来十年一定会获得迅猛增长。

你不要觉得这个不可能,还是参考一下咱大美帝。中国的发展状况大概落后美国30—40年。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的40年前,就会发现1976年是美国餐饮业发展的一个十分关键的年份。当年全美的餐饮业规模差不多是1510亿美元,和今天中国的餐饮业规模换算下基本相当。

市场领跑者比如肯德基当年的产值也不过是两亿多美元,基本和中国今天的真功夫相当。但就是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肯德基一次性开了1000家店面。这个就是趋势的必然性。所以中国的餐饮业也到了这样一个即将腾飞和发展的路口。

所以,我把我的米粉店描绘成了一头正在千亿级妖风的风口、随时可以起飞的两头乌啊(不知道两头乌?问度娘)

哦对了,还没有解释这一千个亿和伏牛堂有关系。这个,我们来我参考下美国的餐饮业啊,基本上美国主要的餐饮巨头所主营的品类就只有那么几个:披萨、汉堡、三明治、意大利面。所以中餐也很有可能就在几个有限的品类中产生上面预言的餐饮巨头。而在中国的三大类主食:米饭、面条、米粉里面,目前唯独米粉还没有一个成型的品牌。

综上,伏牛堂的市场就有这么大啊(两只手都比划不过来)。所以,当你不知道怎么描绘你的市场时,去好山好水的西方世界找灵感啊!

最后也是第三点呢,对于一门土逼的生意而言,你还要忽悠投资人这不是一门笨生意。谁让开店、买锅碗瓢盆什么的和不花什么钱就获取千万用户的互联网项目比起来确实是一脸盒饭相……

所以吧,所以咱还得说这个土鳖生意他可以实现指数级增长。有法子吗?当然有啊,各种送外卖,各种上门啊,咱各种跑腿啊,这不就一下把门店那笨拙的小身板跑灵活了吗。对了,他们管这个天才的创意叫啥呕吐呕,这就是土鳖生意们实现指数级增长的不二神器啊!

你说你不信?没关系啊,投资人信不就好了!

上面的胡说,不知道我讲明白了没有。听明白的喷油们把双手聚起来,和我一起摇摆,大喊土鳖男人最好命吧,切克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