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2014年,我放的那些屁

大家好,我是那个北大硕士毕业用互联网思维卖米粉的90后。

我年终总结的题目是:2014年,我放了很多屁。

我放的这些屁,大多保持了一个24岁屁的应有水准:躁动、困惑、味道浓郁、回味悠长,也夹杂了一些自己为是的梦想。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屁我都是脱了裤子放的。

过去的一年,微信好友从200来人涨到了将近4000,人民日报上过三回,央视去了七次,连家里的猫都开始变得有镜头感。财富数字从年初银行卡里地10万变成了现在账面理论意义上的“千万身家”。休息变成了来一桶里的牛肉,据说有,但从未见过。阅读清单则可悲的从2013年的72本掉到了2014得13本。

这一切的发生是因为,2014,我选择了毕业了以后创业卖米粉。创业这事儿挺神奇,它让我的屁少了几分窝在被子里放的偷着乐与野性,却多了几分矫揉造作的看似理直气壮。

比如,我理直气壮地说读完书出来卖米粉没有什么不好。我国知识分子与豪侠素有“诗意栖居”的传统,朱亥卖肉也好,阮籍打铁也好,陶渊明种地也好,始终是为了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即使是搭个破草庐卖米粉,米粉卖得一点也不好什么钱都不赚,也照样可以明志、也可以抒情,在我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这样的屁最多算“被窝屁”,登不得大雅之堂。

所以,我最终放出来的是,卖米粉也可以做得很好,你看我们大半年开了四家店,融了好多钱,卖了好几十万碗米粉,我们还有互联网、90后的时代红利,卖米粉一样也会做出很大的事业,我们会成为超级品牌,我们梦想很伟大。这才是一个响亮的好屁。当然,这里头的风险是,万一米粉卖砸了,那可就臭不可闻了。

我这个让人掌声雷动的好屁,博得了大家不以高低断职业的认同,却承担了“只以成败论英雄“的风险——凑巧,伏牛堂今天看上去暂时成了,所以我的观点对了。

一年过来,放屁也不再是我个人的私趣,它们不断地被人评头论足、把玩。光着腚的我,则努力地憋出让大家满意的绝世好味。

我原以为,创业这件事情最大的魅力是可以获得自由。没有想到恰恰相反,它现在变成了憋着。每天都在试图憋点东西:什么时候憋出十家店?什么时候憋出A轮?什么时候憋出商业模式?什么时候憋出很多很多的利润?我的视野越来越狭窄,朋友圈里面充斥着项目、融资、创业导师,似乎世界上只剩下了这么几件无趣的事情。它也会不断撩拨我的情绪,让我越来越焦躁,以至于现在的我很难安安静静坐下来读完一本书。

我丢掉了刚开始卖米粉的怡然自得,变得惶惶不可终日。我寻找到世界上最美味的食材,不是为了享受其中的美味,而是为了把它狼吞虎咽下去,好尽快酝酿出一股回味悠长的气体。

于是,我领悟到,我憋得太卖力了。世界上最舒服的只有一种屁,就是“被窝屁”,足够的随性,足够的坦然,才能沉淀出最好的味道。

就像,东晋的那个刘伶,喝多酒了在房子里面裸奔,人家嘲笑他,他怡然自得的说:“天地是我的房子,屋子是我的裤子,你们这些小跳蚤怎么敢来我的裤裆里聒噪?这才是大俗中的大雅之屁。

2015年,显而易见我还会继续走在创业的道路上,但我会希望,新的一年,我能安静地放个屁,安心感受那“噗”一下的喜悦与美好

By 卖粉美男张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