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一个伏牛堂两年员工的万字流水账

伏牛堂6号员工的故事

作者:伏牛堂订存专员 吕军

44号就是伏牛堂两周年。截止写文我来伏牛堂已经有1年又9个月零9天。期间我经历了伏牛堂公司从无到有的过程,其中的艰辛与不易深有体会!与伏牛堂的每个日夜都能是个故事,自己也伴随着伏牛堂的成长一起成长。

下面我就讲讲我从开始来伏牛堂到现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的心历路程。谢绝吹嘘与作假,我希望这篇文章能够给到一些人某些启发,希望更多人看了会觉得是篇励志故事! 

一、我是怎么来到伏牛堂的

来伏牛堂之前,我在深圳一家汽车4S店愉快地工作与生活。

我是在二十四小时内就决定了去伏牛堂,并且买好了机票。是全哥召唤我过去的,他在14613号星期五的早上给我来电话:吕军,来北京跟我们干怎么样,现在我们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伙伴……  我:我现在在公交车上,我…… ,我只是支吾了一下,他立马打断我说:不方便讲话是吧,好,也先别急着回答我,我给你时间考虑,你好好想想,今天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

我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际上那天我是去和我喜欢了一年多的女孩子约会去的,当时全然没有把这件事儿放心上,觉着晚上打电话再说吧。

然而在等我心仪女孩儿下班的闲暇时刻认真想了这件事儿,并看了相关视频,是觉得小店挺火的。果然,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来电话啦,那时候我们正在电影院看电影,于是我很潇洒的打了个招呼示意接个电话。

开始我们大概聊了有十来分钟,后来总结性的一句话是趁现在还年轻,多出来闯闯试试,顶多就浪费一年时间,一年后伏牛堂还在,就死不了,就还有希望!然后见我没有什么强烈反应,全哥就立马将电话给大堂主天一哥来给我洗脑,。

天一哥给我分析了很多当时的形式和情形(其实我整个人是蒙圈的) 他给我说了很多伏牛堂的事迹,我们都很有激情,很有理想,发展也还不错包括上了《天天向上》,自创业开始被多家媒体轰炸采访报道,已经获得天使投资,我们会是公司招的第一批骨干成员,blabla,总之就是传销的标准话术;退一步讲伏牛堂就看接下来这一年啦,如果一年后还在伏牛堂往后就有搞头,再回去重操旧业也还是可以的吧!

说到这里,我真正动心啦,我回答说“好,我想一下”。天一哥让抓紧时间决定,很快就要开新店啦,不能再等啦!在接下来的40分钟的电影影片时间中,我动荡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心里一直有句话:改变现状和命运这是个机会,即使荒废也就一年时间,趁还年轻出去闯闯吧。

当天晚上向她透露了这个想法。她很鼓励地说很好啊,去北京工作挺不错的。我当时想的是改变现状和命运,一定要换个姿态回深圳见她!

第二天一早就买了17号飞北京的机票。

二、上“梁山”以后的二三事

同我一起下飞机的是石头(后来一直是第一家店环球分舵的分舵主),那晚全哥夜里十一点多去接的机。

晚上我们住的是全哥租的房间,三个人一个床,住宿条件相当艰苦,对面房间住的是天一哥,一眼望过去他房间里除了书和床几乎没有其他东西啦!很难想象被各大媒体关注的伏牛堂大老板会住这么小这么简陋的出租屋内,条件极其艰苦。

第二天我们大早就起来啦,买了个煎饼果子过完早就去店里准备食材啦,当时店内的所有浇头还都是我们自己做的,红烧牛肉一直卖得是最好的,通常一整锅红烧牛肉还不够撑到高峰期过就卖没啦,我们头一天晚上做好的两锅,还有一锅根本不敢卖,因为卖了晚高峰很可能就没得卖啦,真是限时限量售卖!

高峰期一过我们事先叫的外卖员工餐就到啦,其实大家不想吃外卖,都想吃粉,但怕粉不够卖只得吃快餐啦。快速进餐完毕我们就分工明确,谁谁扫地拖地,谁谁擦桌子添筷子及醋,谁谁洗锅洗器具,谁谁切炒炖牛肉为第二天的售卖做准备,谁谁收银点钱查账。

因为第一天过去店里,我和石头也就先破例吃了碗粉, 我吃的是红烧牛肉,石头吃的是秘制麻辣牛肉,我那第一碗吃的那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怎么讲,只能说太好吃啦,很合我的口味),那感觉到现在都难以忘怀,这种感觉往后就从来没有出现过!

环球分舵地儿小,店内一共只能放下三口大锅,只有两口大锅能同时插电,一天卖两锅左右红烧牛肉,下午需腾出两口大锅空来炖牛肉为第二天做准备,所以很多活儿都是掐着时间点做的,一天下来好不忙活,每天最开心的时刻是期待着收银算出账来询问午高峰卖了多少钱,晚高峰卖了多少碗粉,一天下来都斗志昂扬挺精神。

粉通常在晚上八点多就已经售罄,后来的只得抱歉地说:不好意思,粉已经售罄,欢迎您打电话预定明天的粉,我们将会提前给您预留出来

打烊后第一件事不是忙着打扫卫生,而是大家坐下来开总结会议,每天必备工作。大家围坐在一起,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各自发现的问题及做得好的地方,每个人每天必须指出他人的三个问题点,当天汇报的问题不许重复,问题是对事不对人的。

我们经常会听到类似的声音:某某岗位没有在什么时间及时添加醋;今天前厅抹布油太重啦,用了没有及时清洗;什么时间发现客人离开了好久没有人过去清理桌子;今天出餐有点慢,高峰期卡壳了好几次出不来餐;今天收银点错餐啦;今天餐出错了等等类似这样的问题。

会上积极讨论指出彼此的不足,下班照样大家勾肩搭背地回家,好不惬意。一路上重重的红烧牛肉香味儿从我们各自身上的霸蛮服散发出来,路上偶有人问你们是做什么餐饮的?好香啊,店在哪里?送外卖吗?这是部分不认识我们伏牛堂的人,当然少不了知道伏牛堂的人,他们会惊奇地说伏牛堂诶,就是上了天天向上节目的那个硕士卖米粉的。无形中给我们自己做足了广告,那以后我几乎每天上下班都是穿着霸蛮服的,因为挺骄傲的,哈哈。

三、第一个宿舍

很快伏牛堂第二家店朝外分舵就开张啦,没多久我们也有了第一间集体宿舍。那是北京很热的时候,白天辛苦了一天,晚上七八个汉子加上一个美女为新宿舍搬床,因为没有电梯遂将若干个上下床(组装的那种)直接抗到六楼,天一哥就带着我们,一趟接着一趟。

刚开始我们只顾各搬各的,单趟一个人从一楼搬六楼,很快感觉不对,这样做每个人都很累,效率还不高,后来我们果断调整战术一个人负责一层半到两层楼接力,卸车到楼梯口还有房间各派一到两个人,这样方显轻松许多,一切都热火朝天紧急而有序地进行着。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搬完,我们七八个汉子光着上身在新宿舍留下了我们那历史性的一刻。

天一哥提议下去找个地儿撸个串儿喝点小酒庆祝一下。筹备新宿舍落停!期间我们相互敬酒祝好,有的同事才当天过来,就互相介绍了一番,天一哥给我们讲了愿景,他说:希望我们兄弟们团结一心将伏牛堂越做越好(一哥真是愿景小王子),伏牛堂发展很快,希望一年以后大家都能够以伏牛堂不同身份坐下来像今天一样喝酒,并且希望一个不落,大家也都一定要跟上节奏啊!举杯一饮而尽!

晚上我和几个同事住得太远没能回去,我和石头住在全哥小房间里,三个人一个床,淮哥(伏牛堂厨师,人好,菜做得也好)加上另一个同事阿新和天一哥睡一张床,据说那天晚上有人打呼噜,吵得另两个人一宿没怎么睡。

我这边也是,石头睡觉打呼噜(他不承认,说是我打呼噜,呵呵,我睡觉从不打呼噜的,也许我在狡辩,因为人在睡着后是不知道自己打呼噜的,哈哈,总之有个人打呼噜),两个房间的呼噜声一上一下,相互呼应,一个接着一个好有节奏感的,显然那时候我们的激情是无限的,并没有影响到第二天工作,我们谁也没介意。

后来听大厨淮哥讲天一哥房间里好多书啊,床尾书柜,枕头边,床尾,床沿还有床边上的椅子和桌子上摞着满是书。

顿时不禁感叹,同是九零后,天一哥当了老板,自己却一无所知。我想,业余时间在干什么看书的多少是最直接的差距。然而很多人都是我这样的,道理明白一箩筐,却不曾做到,我就是这样的人,接下来就是努力克服自我,挑战自我,做自我提升啦!但在这之前肯定得先把工作做好。跟着这四个人干没错!

很快,十四个人的团队终于齐啦,天一哥逐一找我们这第一批七八号人聊天,请我们喝咖啡。我只知道在我前面被叫过去的人回来都像被二次打了鸡血一般满脸笑意干劲儿越来越足啦!

我过去的时候他问我喝什么,我看着随便说了个喝的,他起身就去帮我买了并且端过来放在我面前,聊了一会儿他让我抓紧时间喝,没关系,不要紧张,一边聊一边喝。我拘谨得没放糖就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以前从没喝这玩意儿),我说话没有逻辑的,一旦说起来就想到啥说啥,没有任何重点地讲了一通(呵呵 还觉得自己挺会讲)

一哥问我为什么来到这里,有怎样的想法,目的是什么,看得出他是一步步引导我说话,主动开拓我的视野与高度。是的,聊完后我也像被二次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

四、朝外SOHO的新征程

两家店的时候,条件还是挺艰苦的,我们在没有任何制度的情况下工作。,每天也依然在总结。在朝外店很感谢全哥,硕哥和天一哥。

先来说下全哥,有段时间他在朝外做收银,那个时候开会一直强调的是店面卫生状况,只要有空都必须保持各自领域干净整洁。其实我觉得自己的卫生做的已经挺好的啦,但总有些角落或者边边角角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如点餐格挡玻璃,没有作业的时候涮粉机上不能有明显水迹,出餐铃及出餐区域需清理等等,我注意到的是眼前大的地方,浇头出餐台干净明亮,涮粉台干净明亮,涮粉机边缘干净明亮,全哥观察的是涮粉机盖板(六眼盖板,是放涮粉漏斗用的)在高峰期过后必须拿出来清洗一次。

我是个话不多的人,面对全哥也一样。当被全哥强调多了我会自顾自的很生气,刚开始总是推的,觉得什么什么没有必要,后来被全哥教育了一番:如果不想被指出问题,只有一点就是你自己做的让别人无话可说,无毛病可挑。当时依旧很生气,感觉全哥好像老和我较劲儿似的,其实自己心里清楚是自己的问题,对全哥讲的还是很认同的。于是每次自我检讨,自我暗示,着重注意全哥说的几个地方,当头几次他有空扭头看我这些区域并没有说什么的时候我的心里真是畅快淋漓,后来我一直坚持着让他无话可说,他似乎明白过来我在和他“较劲”,于是后来他就再没有这么关注这块儿啦!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按照要求去做!要做就把事儿做好,讨厌被说?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做到让别人无话可说。

在朝外不仅是我们自己做浇头,也还是我们自己做员工餐。时间也一样很紧凑,挺怀念那段时光的。我的工作是每天早上涮粉机烧水,厨房准备榨菜肉丝和骨汤三鲜的原材料,泡香菇,木耳,花菜,酸豆角,切配香葱等为第二天做准备,帮着准备员工餐食材,有兴趣学学做员工餐。那时候的岗位叫做帮厨!

我在来伏牛堂之前可以说菜刀都没拿过,切菜都可以说是我的一个挑战,我跟着他们学,厨师说什么做什么,向他们请教切菜怎么才能那么快,而且切出来的葱又细又好看,我向他们学着做菜,盐放多少,油放多少;理想状态是这些准备工作全部得在上客之前全部做完,我刚开始上午一半的工作都做不完,上午得花一个多小时,下午还得花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两个小时做这些工作,到后来上午加下午一共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完成。切菜也逐渐顺溜起来,开始连切,呵呵,感觉真好!差不多上客,我们就得全部准备就绪,站在各自岗位上。

涮粉是受天一哥的启发,还记得有一次天一哥到朝外店,看见店内排满了人,收银台边上排的满满订单,出餐极慢,他往里一眼看过去便发现是涮粉岗位出现问题,急得大步跨过去把我叫到一边让我给他从冰箱中准备粉,盖子全部揭开,他三个槽同时开(三槽六个眼,我只开了两槽四眼),之前他教我判断粉怎样才算涮好:用筷子挑几根粉观察筷子上的粉,慢慢有裂痕快要断又没有断的时候为最佳捞出时间,此时的粉是最好的;最快速判断是粉放进热水中烫大概七秒钟口感也很好,还有就是讲究感觉,烫多了感觉就出来啦!

是的,任何一种看起来简单的工作都是有技巧的。后来烫多了也就知道怎么回事儿啦,在后面我教人烫粉的过程中就直接教的是靠感觉,不是像流程中写的一样热水烫7秒。

某一天我和同事去到某一个门店吃粉,队排老长,我们自己人也照样排队,纠结地点完餐后就在角落里选了个位置坐下。不多久就叫我的取餐号啦,急忙跑去取餐,那两份粉给我第一感觉就怪怪的,颜色和形态也不太对呀,随口问了句这粉怎么怪怪的,今天的粉都这样吗?

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都这样。我没顾及太多就把粉端回餐位,同事饿得不行就先吃了起来,第一口还没咽下去就说这粉太硬啦,我们吃到倒无所谓顾客吃到了怎么行,要弄清楚的是只是我们这份这样还是说都这样,还没开吃,我们把分舵护法给请过来试吃一下。我示意直接尝一下,分舵护法挺机智,连忙说稍等一下,我去取双筷子和碗,她顾及到了旁边点餐的客人,我没有注意到,这点她比我有心。

我们试吃完结果是偏硬的,连忙说给我们换一碗,我示意不用啦,我接着坐下来吃了起来,不过这份我勉强还能接受,因为我喜欢偏硬的,觉得这样比较有嚼劲儿,但是对于顾客和产品质量要求来讲显然是不合格的。后来用完餐向涮粉帅哥了解到他完全是按照要求来涮粉的,70度热水涮7秒钟,我想说的是其实他并没有做错! 实际上流程也并没有错,但是流程中注重的还是结果,过程只是教你这样能够达到某种结果;如果过程你把握不好也就没太大必要死扣过程啦,知道结果就行,直接去感知结果。有时候这样相对还要靠谱一点。这是天一哥教会我的。

五、牛肉粉和她

貌似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只会默默干活儿的人,通常这样的人是需要鼓励的,硕哥就是个很善于鼓励他人的人。事儿逐渐越做越顺,时间用得越来越少,把手头活儿做漂亮啦,有空了我就寻思着做些其他的活儿,学点其他东西,因为我这人闲不住。后来给我分配了仓库的活儿,硕哥问我能不能接下来,能者多劳嘛,这是硕哥引导我的。

在来的前三个月是相当难熬的,这里难熬不是只工作,只是那个时候心里还想着心里的她。在门店同时兼顾帮厨,涮粉及仓储岗位的三个月中,每一天都是充实与痛苦的,且都难熬。

下班了打扫卫生是我们宣泄的时候,我们会在店里听歌,开个人演唱会。杨凡是朝外分舵刚开的时候来的。我记得那天还是我去接他的,帮他搬家,没想到的是他还是个挺有情调的人,和漂亮女朋友租了个落地窗带看台的房间,楼下风景一览无余,桌上摆放着高脚杯和红酒,生活好不惬意。更没想到的是他曾经在酒吧当过驻唱,歌唱得很好听,文艺范儿十足。

后来被我们大家选为朝外分舵的分舵主。现在是王府井分舵的分舵主,他的每天营业额居高不下。那会每天打烊后其他同事早早地完事儿啦,每次都我最慢(我做事儿是属于慢节奏的那种),我每次都将店里的音响声音开很大,听着两首歌然后自顾自的干活,我想把活儿干尽可能漂亮啦。张学友的《忘记你我做不到》和齐秦翻唱的《如果云知道》陪我度过了那艰难的三个月,这两首歌正是从杨凡那里听到的,他声音相当有磁性, 感觉他唱的一点都不比明星唱的差。

为什么我死命地投入工作?她有一部分原因吧,因为忙起来多半时间就会忘记想她,下班就用歌声中和自己的情绪!有次和天一哥聊天的时候无意说起了她,天一哥笑嘻嘻地说他是过来人,教我怎么去追她,可是我并没有按照他支的招儿做,因为我做不到。最终的最终我还是失败啦!

在那艰难的几个月中媛姐和孙灏(后来龙湖分舵的分舵主)相继来到伏牛堂,媛姐过来是作为运营经理过来的,凭借着多年餐饮经验把我们往正规化了的带,给我们培训,给我们讲课,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够格儿听她的课。

但是她对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她指导我,告诉我未来发展方向,她一直说我的性格挺像她的,其实有时候我也这么觉得。我私下找过媛姐谈了几次,她也为我指明了方向,说出了适合我发展的方向。

我最大的收获是,她让我明白了,要想脱离现有岗位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有两步需要走。第一步:将现有岗位的活儿做好,做到无可替代;第二步:培训新人,带出一个人来顶替自己的岗位,并且这个人要看准,并且要教好。

刚开始觉得这两步有点自相矛盾,后来通过聊天想想其实并不矛盾,第一步是让领导看出自己的能力,第二步是找个人推我一把,否则我将没有机会离开现有岗位。

我于是找到孙灏来顶替我的岗位,教他涮粉,教他做帮厨,教他管理仓库。我几乎就脱离了岗位,就只是时不时地去看他做,有不对或者走了弯路去及时知道他,那段时间我每天上班就是整理单据,设计门店库存表格,皇天不负苦心人,含有一系列公式的的库存表格(当然有许多后续需要改善的地方)被我设计出来啦。

后来果不其然,不多久硕哥就把我拉出去啦,筹备龙湖店开业的事儿啦,龙湖店的宿舍及进货都是我寻找与安排的,这是他对我的信赖。

在店里的那段日子挺难忘的,每天有大厨淮哥和阿辉做员工餐吃,味道也简直美味极啦!那时候环球店没有做菜的条件,阿辉和淮哥那时候每天做两个店的菜,环球店只煮饭,早上和下午他们都有人来取菜。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琳琳,一个大学刚毕业,男朋友在东南亚的女孩儿。大家伙儿都叫她玛姐,环球店就她一朵金花。她天天来取菜,其他爷们儿呢?原来是她自愿的,就想走动走动。

期间朝外店来了个小个子女孩儿,就是后来朝外分舵的分舵主小敏。

后来她总是说,我刚开始给她的感觉是很不好相处。的确,那时候我只自顾自的工作,前厅后厨进进出出我自己的,不曾多话,连打招呼都是没有表情的;其实我以前很孤僻,能不说话尽量不多余说话,打招呼也肯定是对方先打招呼自己才礼貌地回个招呼,否则很难会主动去跟别人打招呼。

那时候我们宿舍还在整军事化管理,每天必须打扫卫生,每个人起床必须叠被子(要求豆腐块形状),不叠被子会收到相应的处罚与拍照通报批评。

在朝外店犯了一个令我后来一想到就后怕的错:朝外soho差点就因我而不复存在啦!伏牛堂的未来差点就断送在我手里啦!

事儿是这样的,某一天晚上在打扫卫生后操作台的保温槽开关忘记关掉,导致保温槽中的水直接烧干,加热管直接烧断。当天硕哥天一哥轮流找我谈话。幸亏没有发生火灾,如果发生火灾了往大了说朝外soho都毁啦,往小的说伏牛堂的未来就断送在我手上, 暗自庆幸只是烧断了加热管,我也深深感到我差点酿大祸,至今想起都觉得后怕。

六、东征龙湖长楹

后来有了龙湖宿舍,朝外和龙湖宿舍经常在群里比拼打扫卫生情况,都将各自宿舍地板擦得光亮,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拍照在群里比拼,不论谁赢谁输我们都是愉快的。

14年底,天一让助理兼设计师的熊文去寻找供应商给伏牛堂做订制餐具,需带我们伏牛堂的LOGO,由于熊文平日工作压力比较大,即要做设计又要做助理,没啥时间顾及到这块儿,无形中这个任务就交给采购部。

当时还是硕哥在管采购部,整个部门就我一个下属,这个重担理所当然就落在了我的头上!熊文早就找好供应商啦,只是没有时间去找样品和谈价格,我只是去找质量样品和谈价格,任务比较紧,接连去了两次就确定了质量谈定了价格向领导反馈,并要求供应商在龙湖店开张前抓紧时间做出来。

其实谈价格的时候我心里挺慌的。这是笔近十来万的单子啊。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我都没有缓过来,就这么签啦?这么一大笔钱就这么出去啦?老板得对我多么信任才会让我谈成这笔单子啊!我之前是做汽车销售的,虽然经常几十万的单子我也谈过,但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在龙湖店开不多久,我就完全脱离了门店去到办公室工作,主要搞仓储和采购这一块儿。

这两块儿对于我来说也完全是陌生的,原材料供应与配送的问题越来越大,由于有时候货品要得量少,供应商不肯送,只得让其配送到朝外店,然后只能自己充当司机下班后抽时间骑着电动三轮车去龙湖送货。直到15年初,王府井店开业这个问题才逐渐有所改善。也可能供应商看到了我们伏牛堂的潜力,加之平日里沟通还算顺畅,就逐渐给我们放低了要求,只要我们要货不至于太少连个油钱都赚不回来(说夸张啦)都会尽量给送。

但是有时候门店间的大批量调拨还是由我来进行调拨配送。呵呵,后来想想不对呀,这不该我来做呀!不过没办法,那时候门店人手紧张,还没有进行倒班制,所以就我来啦。其实在做这些工作的过程中,我都有在想一个事儿,就是快点把问题解决。朝外往龙湖配送单趟一个小时,来回一个小时,朝外往王府井配送单趟快的话二十分钟,慢的话半小时,通常是忙到夜里才进行配送,夜里有个好处,车不多,通行比较顺畅。

在这配送的过程中,我会想往后怎么发展,我在伏牛堂适合做什么事儿,我现在做的事儿对我自己有没有帮助,把自己当做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是否可行?因为我压根儿没有觉得自己进步啦。我也纠结了好一阵子。

七、想想还是当好一块砖

后来在办公室坐定,管财务的啸哥因为库存成本的事儿找我聊了几次,他真给我下足了功夫,做足了功课。每次都不能够按时交表而且交的表会有问题, 啸哥的耐心让我觉得我自己自己很笨,让我觉得自己真的不够用心,不够努力。

我总是会在做事儿过程迷失自己,找不到出口。啸哥将我拉入了财务群,并逐渐对我有了要求,要我写总结,要我利用业余时间看做书自我提升,做我的思想工作,他经常鼓励我说其实我一直在进步,只是进步得比较慢而已。可是我自己看不到,我自己肯定不了自己。我一度搞不清楚我到底属于哪儿,是财务,是采购还是仓储物流?

呵呵,今天我又觉得自己快变成一个IT男啦。我得找到自己的突破口,我得肯定自己的工作。于是我努力回忆,过去一年多的工作,像今天一样努力回忆。是的,我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有用的,都是有意义的,我并不单单只是一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码,我上面还有砖,我承载着今后的高楼大厦,我就好比之前的孙灏。

啸哥在培养我做成本,他自己抽出来做更重要的事儿。记得在门店的时候成本一直都是他自己负责,有时候为了库存数据准备忙到夜里三四点才睡觉,那时候只是原材数量,我做出来然后他算原材成本,我现在不正是在做他之前的工作么?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我自己这么自我说服的能力与勇气。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把伏牛堂的事儿当成自己的来做,公司的利益高于我自己的。有时候买东西自己赔钱的,这只能怪我自己不会理账!对自己的钱财不太敏感。

曾有段时间我一直认为我严重影响了门店同事跟着公司的成长步伐,因为很多事儿去替门店担心,去替门店解决啦。后来慢慢理解到,事儿也许并不是门店的,在公司制度还没有健全的情况下,我就是这么个角色,我得承担起这个去解决问题的角色,问题是要解决的,制度也是要逐步完善建立的。创业公司就是这样,很多事儿就是需要人出来做,先甭管是不是你的事儿。

好啦,这就是对过去一年多的回忆,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之所以我能够留到现在是因为我太了解我自己啦,更重要的是我对伏牛堂以及一哥他们几个人的认可!我对他和他们是有有感情的,离开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我自己过不了自己这关!

                                                        

                                                      2016330